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8 母亲呆坐在隔壁房里花儿去陪了大明提醒根宝说眼下要紧的是怎么把老人抬上山大家也说是啊是啊,年轻人都走了我们七老八十的咋抬得动呢根宝巡视一圈说我背。大家说没有这种事啊再说你怎么背呢大明想出一个办法但没有把握,于是商量说我到附近去请人多给钱无所谓根宝没有反对大明于是开车去了。   独眼睛安先生抱着罗盘和一本发黄的书来了根宝叫了一声安爷爷磕头在地安先生把根宝扶起来安慰几句坐在门坎上翻书弓得像一只虾。花儿劝母亲喝了几口水出来劳烦老人们搭手借了些大桌子长板凳摆在院坝里。家里有一套锣鼓花儿找出来递到两个老人手里锣鼓响起来才有个场面安先生招呼根宝过去,说今晚倒有个期十点出灵十二点下葬。根宝说坟地呢安先生说你父亲生前选好了的在白果树坪。那里响亮好是好就是远了根宝说大明帮忙去请人了请到人就抬请不到我背安先生摇头不已说你好好的一条腿咋就没了呢大明请到人了从车里跳出来。根宝说只有三个大明很无奈说这三个还是外面刚回来过几天又要走的。我算一个吧根宝走到安先生面前说期不等人我背安先生面露难色,说我是外姓之人你问问族间老一辈吧他们答应就成。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